您好!欢迎来到殷都区总工会!

【党史学习教育】党史故事(13):小萝卜头

发表时间:2021-04-26 作者: 【字体大小:


党史故事

1941年寒冬的一天
重庆“白公馆”监狱
押解来了两个特殊的犯人

图片

“小萝卜头”生前仅留下一张8个月大的照片

入狱时才不到九个月大
还没有断奶

图片

这是一对母子
母亲叫徐林侠
儿子叫宋振中
入狱时还不满九个月

图片

今天的人们
可能更熟悉他的另一个名字
“小萝卜头”

图片

还没断奶的“小萝卜头”
随妈妈被捕入狱

“小萝卜头”的父亲叫宋绮云
与母亲徐林侠一样
都是中国共产党党员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
被党组织派到杨虎城处工作
担任《西北文化日报》的社长和总编辑

图片
革命伴侣徐林侠、宋绮云像 

西安事变前夕
宋绮云参加草拟张、杨
抗日救国八项主张等文件
徐林侠筹备妇女救国会
并协助宋绮云开展革命活动

事变发生后
宋绮云利用《西北文化日报》
全面介绍事变的起因、经过
积极评价事变的实质和意义
广泛宣传停止内战
一致抗日的主张

图片

1936年12月11日晚
他被杨虎城叫到办公室
参加一个紧急会议
第二天
发生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

图片

图片
1941年
已经是国民党第四军少将参议的宋绮云
被特务们以一封假电报骗他回家

图片

谁知
刚进家门的宋绮云
就被蹲守特务们秘密逮捕了
宋绮云被捕后
妻子徐林侠每天步行30多里
到西安城四处打听丈夫的下落

图片

看着徐林侠四处奔走
特务们又故技重施
让徐林侠送来换洗的衣服

图片

虽然明知这很可能是陷阱
但徐林侠还是抱着还没断奶的“小萝卜头”
去了西安
只是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发育畸形的他
小小的身躯顶了个大脑袋

“小萝卜头”和妈妈一到西安
就被关押进了“白公馆”的女牢
这里牢房狭窄矮小
阴暗潮湿
终年不见阳光
离牢门不远的地方
放着一个大便缸
臭气熏得人喘不过气来
被关在这里面的人们
每天都闻着这种味道吃饭、入睡
在狭小的牢房里
恶臭引来了苍蝇、蚊子、臭虫
图片
除了刺鼻的臭味之外
还有时常传来的恐怖声音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
就从那里传来难友们的惨叫
以及特务毫无人性的狂吠
被关押在这里的人们
每天只能分到一碗
用霉米糠和烂白菜帮子
煮成的臭水汤
由于长期的营养不良
宋振中变了模样
他细胳膊细腿
皮包着骨头
小小的身躯却顶了个大脑袋
难友们怜爱地给他起了个绰号
叫“小萝卜头”

图片

他吃到的“糖”
是咸的


有一次
一个看守对“小萝卜头”说
“你叫我阿姨,我给你吃糖”
“小萝卜头”看见那块糖非常想吃
他非常想知道是什么味道,
可是他慢慢、慢慢把小手放下来说
“不,你叫‘看守’,你是特务”
 
回到牢房以后
他哭着对妈妈说
“糖是什么?是什么滋味?”
妈妈那个时候没有办法回答,
用手指蘸了一点窗台上放的盐
放在他嘴里说
“孩子,这个就是糖的味道”

图片
国民党贵州息烽集中营

树枝磨成的“笔”
棉花烧成的“墨汁”

一晃多年过去
眼看着“小萝卜头”就快六岁
到了上学的年纪
父亲宋绮云与同牢房的难友一起商量
为“小萝卜头”争取读书的机会 
可看守特务说
“这里是秘密监狱
任何人决不允许私自出入”
一口回绝了
他们就集体绝食
争取到了由难友教“小萝卜头”
念书识字的机会
于是
在监狱里上课的“学校”产生了
罗世文教语文
车耀先教算术
黄显声教语文、算术
武术、俄语
父亲捡回一根树枝
在地上磨成一支笔
母亲撕下棉衣里的棉花
用火烧焦后兑上水作为墨汁
狱友们节省出一张张草纸
给“小萝卜头”做了几个练习本
就这样学习用具也就准备好了
到了1948年新年
“小萝卜头”已经能够背诵和默写
30多首古诗词
和难友们在监狱里的诗作了

在一张香烟盒纸上
一份特殊的《挺进报》诞生了

小萝卜头坚持每天上课
而他也由此成了监狱里的“自由人”
每天都可以在监狱里面自由走动
让特务和看守没有想到的是
正是利用了这一点
小萝卜头后来在监狱里秘密地
做了很多大人们都做不到的事
在交通员小萝卜头的作用下
监狱里竟秘密办起了《挺进报》
人民解放军胜利的消息
不断鼓励着难友继续斗争 
原来
被关押的东北军爱国将领
黄显声将军有一份报纸
他摘录在香烟盒纸上
交给“小萝卜头”
送给《挺进报》负责人陈然
再由“小萝卜头”送达各牢房
“小萝卜头”为办好这张报纸
作出了巨大贡献

黄将军还把一个叠得很小的纸块
塞进“小萝卜头”袖内暗袋
要他马上送给狱中的
秘密党支部书记许晓轩
“小萝卜头”顺利完成了任务
这是一张白公馆监狱的内外地形图
包括白公馆周边地形、岗哨等布防情况
它是“疯老头”韩子栋
花了两天时间精心画成
准备集体越狱用的

牺牲时
他的手里仍攥着铅笔

后来,解放战争节节胜利
国民党反动统治已经风雨飘摇
然而,对于秘密关押的“政治犯”
蒋介石命令:一律不准释放
1949年8月25日
蒋介石下达了
分批处决“政治犯”的密令

1949年9月6日
小萝卜头一家倒在了血泊里
他们被杀害后
就地被埋在小屋里
特务们还在地面浇灌了水泥
冲洗了地面上的血迹
以掩盖自己的罪行
牺牲时
小萝卜头甚至不满9岁
距离新中国成立仅24天

图片小萝卜头在狱中画的画

重庆解放后
当小萝卜头的遗骸被发现时
他的两只小手死死地握在胸前
里面握着的
是狱中的老师送给他的
那一小截铅笔

图片

他曾经盼望着
去大人们说过的
外面的学校上学
盼望着
能在学校里使用这支铅笔
但是
他的愿望再也没法实现了……
还有24天
他就能看到
外面的世界
还有24天
他就可以听到新中国成立的消息
这个不到9岁、头大身子小的孩子
一生没见过外面的世界
不知道真正的糖是什么样
却可以分辨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他的狱友李碧涛老人
讲述了“小萝卜头”的故事后
泪流满面地说
“我们一定不能忘记
这个悲壮泣血的11月27号
年轻的朋友们
责任就交给你们了”
我们不会忘记
我们必将铭记



阅读量:1次